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kj368.com >

ed4djie3ds胶体磨消防员救跳桥男双双殒命续 家属希望葬烈士墓

发布日期:2019-09-10 05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■采写:新快报记者 王吕斌 吴笋林 陈海生 李国辉 实习生 王会涛 朱烁然

  前日下午5时30分许,增城市新塘镇消防中队22岁的消防队员姚携炜,为营救一名跳桥轻生者,不幸被一辆深圳开往广州的动车组撞飞,送医不治光荣牺牲,跳桥男子也当场死亡。

  事件发生后,姚携炜英勇救人的事迹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高度肯定。昨日下午,增城市公安局、增城市公安消防支队、新塘镇政府工作人员前往姚携炜家探望英雄的亲人,并送上慰问金。姚携炜的父亲姚润启痛心之余,希望“政府能够把我儿的骨灰安葬在烈士公墓”。

  姚携炜英勇救人不幸牺牲的事情发生后,增城市公安局、新塘镇镇政府,姚携炜生前所在的新塘消防中队,均对其行为作出了高度肯定。昨日,增城市当地多个政府部门组织了工作人员,前往姚携炜在石滩镇的家中进行慰问,并向家属送上慰问金。

  与此同时,广州市公安消防局也组织了与姚携炜一同救人的消防官兵,向媒体还原事发时惊心动魄的场景,追述英雄奋不顾身救人瞬间的无畏举动。

  昨日下午,记者一行于姚携炜的家中见到了他的父母、弟弟、外婆等亲人。回忆起孙儿的音容笑貌,姚携炜外婆爬满皱纹的脸上,禁不住浊泪纵横。老人家哽咽不止,紧紧地拉着政府工作人员的手,颤抖不已。在亲友们眼里,姚携炜是个很努力很认真的孩子。“这孩子善良,老实,不计较。”虽然姚携炜平时话并不多,和同村人较少交流,但大家都对他印象很好。

  “姚家有这样一个儿子,是家人的骄傲,也是新塘镇的骄傲。”前往姚家的慰问人员一行表达了政府部门对姚携炜英勇举动的肯定。

  在问到家属对善后工作的要求时,姚携炜的父亲姚润启说自己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希望政府部门能在儿子的遗体火化后,将其骨灰葬入烈士公墓。姚润启说,儿子养这么大不容易,“他一直怀念当兵的经历,所以退伍之后才选择了消防。”姚润启认为,将儿子葬入烈士公墓,是对其作出救人行为的最大肯定。

  据了解,姚携炜的遗体已被送至当地殡仪馆保存。当地有关部门正筹备为其举行一场追悼会,送英雄最后一程。其它善后工作方面,据称增城市公安局、新塘镇消防中队等部门,正准备为姚携炜申请一系列荣誉称号,以对其行为进行正面肯定。

  一套消防战斗服,还整齐挂在姚携炜的战备衣柜里,这是他牺牲后战友们整理的,战友们一直想着携炜未死,携炜不死,他随时会回到这个一直热爱的岗位。

  昨日上午,位于新塘镇白石大道的新塘消防中队内,有着一股静得出奇,而又沉重的气氛。擦得锃亮的消防车安静地停在库区,穿着迷彩服的消防员们安静地坐在各自的宿舍里。但中队四班宿舍里,却空无一人,因为这是姚携炜的宿舍,战友怕看着他留下的东西,忍不住流泪,只好到别班的宿舍里坐坐。

  姚携炜的铺位上,摆着叠得豆腐块一般的毛巾毯和警帽,还有一条皮质已经开裂的腰带。床头柜里有着多本笔记本,每本上都印着名字:姚携炜,但这些笔记本再也不会写下新的一页。

  “昨天他本来是休假,但是为了帮忙准备建军节的活动,他早早就归队了。”在战备衣柜旁,为姚携炜一便又一便整理战斗服的战友小毛说,前日下午4时许,姚携炜归队后立即着手活动的后勤准备工作。下午5时许,营区内警铃突然响起,原本不用参战的姚携炜却积极请战,并快速穿好了战斗服。出发前,姚携炜留下一句话,“大家先忙着,等我回来接着干。”

  “我一直在等,很晚很晚他们才回来。”小毛说,出警的消防车是缓慢着开进了大门,战友们从车上下来时,没有了以往兴奋的言语,一个个低着头沉默不语,默默地收拾着装备。小毛拉住一个老兵追问,老兵才吐出了几个字:“携炜牺牲了。”

  姚携炜的床头柜中,有一个透明的收纳盒,收拾整齐的个人物品最上面,有一份他在刚刚进入消防警队时写下的《决心书》。《决心书》开头这样写着:“我是消防战线上新进的一名新队员,没有太阳的热烈,我就像一个小星星,总是在不起眼的角落里”

  在《决心书》中姚携炜决心要交上三份答卷:“一份交给社会,让群众认为(消防员)是他们心中最可爱的人;一份交给自己,你的奉献让社会有了进步,让人民的生活平安幸福,从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;还有一份交给中队,让中队有了我而感到骄傲。”

  “携炜,你做到了,你是我们中队的骄傲。”昨日,中队官兵们重新拾读这份《决心书》后,眼眶中纷纷泛起泪光。

  昨日,跳桥轻生者梁培文的妻子阿蓉(化名)与十多名亲友一道,来到事发地办理认尸和死亡证明等手续。家属们在对英勇救人消防员姚携炜表示感谢和歉意的同时,称梁培文已经离家一周,为何跳桥轻生仍不清楚。

  昨日下午3时许,新快报记者见到了刚刚办完死亡证明手续的阿蓉,一脸的疲倦挂在她苍白的面容上。阿蓉说,她和梁培文都是佛山市顺德区人,结婚两年,并且育有一个一岁多的女儿。

  夫妻俩刚结婚的时候,梁培文的家里承包了一家工厂的食堂,而梁培文主要负责食堂的材料采购工作,日子过得还算可以。“但是这段时间他就不工作了。”阿蓉说,夫妻二人没有什么矛盾,梁培文也没有受到什么打击。但一个星期以前,梁培文突然跟她说“想出去走走。”之后,www.330110x.com,便离开了顺德的家。

  阿蓉说,在梁培文离家的这些天,忙着照顾女儿,她并没有打电线时许,新塘警方打来电话,才获知梁培文出事。“我们想不通,他为什么会做这么傻的事。”阿蓉说,昨天早上到殡仪馆看过梁培文,发现他身边并没有太多个人物品,连手机也没带在身上。

  梁培文的多名家属表示,在梁培文跳桥原因调查清楚之前,不愿意过多谈起相关情况,但他们都表示,在得知消防员姚携炜为救梁培文而牺牲后,他们都很感激姚携炜舍身救人的壮举,对于姚携炜的家人抱以深深的歉意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梁培文曾因吸毒被警方处理过,目前无业。其轻生可能与此有关,怀疑梁培文是对人生感到绝望而一意寻死。另据了解,死者妻子前天深夜接到警方告知后,于昨天早上赶到新塘对死者尸体进行了辨认,棕刚玉,并同意火化。

  “我是消防战线上新进的一名新队员,没有太阳的热烈,我就像一个小星星,总是在不起眼的角落里,尽我最大的努力,默默地奉献着光和热。我不会用也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我的价值,因为我还不是栋梁,但我为之而奋斗的消防事业是栋梁。” ――姚携炜

  “妈,我回中队上班了”。7月29日的下午4时许,已在家里窝了两天的姚携炜,像往常一样麻利地洗了个澡,换了身干净衣裳,骑上一辆旧摩托车跟正在忙家务的母亲挥手道别。母亲甚至没来得及回答,却不料这竟是儿子在人生最后一回呼唤自己。

  大约40分钟后,姚携炜回到新塘镇消防中队,几分钟后,群众报警称,新塘镇白石塘美村火车桥上有一名男子欲跳桥轻生。

  7月29日下午5时许,梁培文站在新塘镇铁路桥桥头,十多米高的桥底,每5分钟左右就有一趟广深动车组呼啸而过。

  姚携炜与队友赶到现场时,梁培文已经躺在一条铁轨上。姚携炜与队友迅速下桥,攀过两道铁丝网,欲将受伤的梁培文搬离铁轨。

  而此时一列疾驰的动车已经狂奔而至,旋流卷过,两旁的灌木丛树叶被刮得深深弯下腰去。

  事故发生时,姚携炜则刚满22岁,梁培文33岁。命运的诡异,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,两个年轻的生命,聚氨酯,殒灭在了同一条冰冷的铁轨上。

  7月27日的下午,刚过2个月试用期转为正式消防员的姚携炜,骑着旧摩托车回了石滩镇的家中。见到儿子晒黑了,母亲姚月改心疼地煲好汤,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。

  “他那些战友啊,一回来就要上网跟他们联系。”两天假日,姚携炜都窝在十多平方米的卧室内连续上网。除了7月29日上午,村里举办庆祝八一建军节活动外,母亲姚月改没看到儿子怎么出门,“话都没几句”。

  “但他从来不肯跟我们说,怕父母担心。”姚月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,儿子捋起袖子的双臂上,伤痕累累。“那是训练爬梯、翻墙,在水泥砖墙上磨的。”

  两天的休息时间转眼即逝,姚携炜像往常一样,要在假期最后一天的下午,提前归队。“他说队里人少,有好多事情要准备,得回去搭把手。”姚月改没有挽留。

  7月29日下午4时许,儿子照例洗了个澡,换了身干净衣裳。“妈,我回中队上班去了。”这是姚携炜对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,彼时,姚月改正在里屋忙家务,还没来得及答话,儿子已经出了门。

  7月29日的下午4时51分,接到报警,新塘消防中队车库的2号车位上,一辆红色的工程救援车像战马般从仓库中呼啸而出,载着副中队长曹赛、队员姚携炜、陈俊华、列展强4人,直奔5公里外的塘美村火车桥。

  在此之前的约半个小时,烈日斜照在塘美火车桥上,水泥桥面正酷热难当。身形瘦削,精神极度萎靡的梁培文徘徊上了塘美村火车桥。“他跑到桥中间,坐在地上,那么烫他好像都不怕。”目击的摩托仔称。

  于桥面盘坐良久,梁培文站起身,爬上了约两米高、安有警示标志的桥面铁丝网护栏,身子悬在护栏外。10多米高的桥下,几道铁轨穿过,每隔5分钟左右,广深动车组便有一辆列车高速驶过。www.724444.com,据悉,有路人曾上前劝他下来,问他想干什么,梁培文默不作答,就是不愿下来。

  警方到场后,发现梁培文所处境况十分危险,胶体磨,随时可能掉下桥去,被桥下的动车组撞到,抑或是导致途经的动车组发生事故。过百米长的塘美桥面一侧,迅速被拉起了警戒线。警方在劝说梁培文期间,有目击者称看到“他脱掉上衣,光着膀子吊在那里,手指扣在防护网缝隙中间。”

  警方后来说,劝说了约30分钟,梁培文一直默不作答,但情绪未见激动。出人意料的是,梁培文突然松开了扣住防护网的手指。围观群众中一阵骚动,“不好,跳下去了。”

  梁培文,33岁,佛山顺德杏坛镇人。与妻子阿蓉结婚已两年,育有一女。梁培文以前做过食堂采购工作,“最近没干了”。一周之前,梁培文离家消失,“没说去干什么,说是去走走”。警方调查的结果是,梁培文染有毒瘾,曾因吸毒被处理过。知情人士的说法是,梁培文有厌世倾向,才想要跳桥。

  刚到桥上的姚携炜和队友,穿过警戒线发现梁培文已经坠在了铁轨上。然后,一辆警车将姚携炜、曹赛、陈俊华送到了桥底的一条泥巴路边。

  过到铁轨上救人,要穿过两张铁丝网。“徒手攀爬,我们训练过这个科目。”陈俊华称,姚携炜敏捷地翻过第一道网,跃下,在杂草中只落地一脚,第二只脚已经踩住了第二道铁丝网上。这个连贯的动作,让陈俊华也不甘落后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跳到了铁轨旁,副队长曹赛越过第一道铁丝网后,就站在两道网之间指挥。“他眼睛还睁着,动不了,但还没死。”陈俊华记得,跳桥的男子梁培文当时侧躺在铁轨上,发出阵阵呻吟。

  姚携炜抬手,陈俊华抬脚,两人分别站在铁轨的两侧,准备将受伤的梁培文移到安全地带。此时站在桥面侦查的列展强,已经看到了远处驶来的动车。列展强大喊示警,附近铁轨上一辆轰鸣而过的货车,让身处危险的姚携炜和陈俊华丝毫没有察觉。

  就在这18秒内,站在草丛中指挥的曹赛观察到呼啸而来的动车时,车头已到达六百米外。

  动车从高架桥底拐过一个弯道,至抵达事故发生的塘美村火车桥底,据测算只需不到3秒钟。曹赛跳了起来,命令铁网外的姚携炜和陈俊华赶紧撤。

  意识到危险的陈俊华朝姚携炜吼了起来,“放手,快放手”。说话间,陈俊华松手,跃至碎石路基下方的水泥平台上,呈保护状趴在地面。而姚携炜,仍拉着梁培文没有放手。

  对于陈俊华来说,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姚携炜,是在从福建75212部队退役归途的列车上,从硬座车厢内伤感的对望、聊天开始,数月后,两人又神奇地重逢在增城新塘消防中队的培训室里,并成为出入火场、并肩作战的铁兄弟。

  动车驶过身旁的四五秒钟,在陈俊华看来却十分漫长。当他从地面爬起时,眼前的一幕让他脑袋一片空白。两米开外,队友姚携炜撞在了路边防护网上,防护网螺丝松落,铁网破开。姚携炜靠在网边,昏迷不醒,头盔一角被撞瘪,头盔内血流如注。

  铁丝网外,目睹着姚携炜被撞飞的副中队长曹赛,用对讲机朝桥上的队友大喊,“出事了,出事了”。在桥面侦查的列展强闻讯探头朝下张望,当即被桥底的一幕惊得瘫倒。

  救护担架终于到了桥下,众人将担架从被撞破开洞的铁丝网边递进去,接出姚携炜,然后将担架举过头顶,将伤重的姚携炜送过最外围那道低矮的铁丝网,抬至救护车上。

  铁轨的另一边,跳桥的男子梁培文血肉模糊,身子的大部分仍留在铁轨上,头被削掉一半,一只断手掉落一旁。

  “我是消防战线上新进的一名新队员,没有太阳的热烈,我就像一个小星星,总是在不起眼的角落里,尽我最大的努力,默默地奉献着光和热。我不会用也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我的价值,因为我还不是栋梁,但我为之而奋斗的消防事业是栋梁。” ――姚携炜

  踩着消防烈士铜像拍照男子已被找到 已鞠躬道歉,今天钱报的报道刊发后,网友反应强烈,公安部门高度重视,今天上午已经把当事人全部找到,其中两人是在KTV被发现的。经确认四个年轻人都是外地人。对于自己的行为,四人也感到深深的自责。今天,他们主动来到烈士陵园,向三位烈士深深鞠躬。

  1995年06月 参加中央台“六·一”文艺晚会,演唱晚会主题歌《太阳的心愿》

  广东省五人足球争霸赛作为一年一度的足球盛事,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5届,是广东省覆盖最广、规模最大、参赛选手最多的业余五人制足球赛事。相比往年,今年的五人足球赛范围更广、队伍更多、传播更快,已经成为高明区业余足坛最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品牌盛事之一。